历史风云网

戴季陶投江自杀:真的是国乱当头愤悔轻生?其实跟他的外甥女有关

历史人物  时间: 2021-10-18 19:27:12  作者: 匿名 

戴季陶深得孙中山先生赏识,还是蒋介石的结义兄弟,堪称国民党的“智囊”,在国民党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但鲜为人知的是,戴季陶中年时期曾险些投江自杀了。


根据戴季陶本人所言,他之所以投水自尽是因为国乱当头,在愤悔中轻生。不过,根据其秘书揭示的一段秘辛来看,戴季陶自尽另有原因。

1922年,戴季陶离开故乡发展事业已有十八年之久,想起已垂暮的母亲,戴季陶想要回家探望一番,正赶上四川督军刘成勋邀请戴季陶入川帮忙制定省宪。于是,戴季陶便带着秘书及随员,乘坐渡船返回四川。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渡船上的戴季陶竟会想不开,投水寻了短见。

登船后的戴季陶一语不发,经常望着江水发呆,或在甲板上来回散步,谁也不知道戴季陶究竟遇到了什么事。开船当晚十一点,渡轮抵达宜昌附近,戴季陶见随从们都已入睡,便一个人离开船舱,再次来到甲板上,一跃而下跳入江水中。

所幸,戴季陶身上穿的棉袍非常厚实,气密性很好,所以在戴季陶落水后衣服里的空气鼓起,拖着他沿江漂流。戴季陶回忆称,当时的他已万念俱灰,只想沉到水底,可棉袍就像气球一样使他无法如愿。

戴季陶一个猛子扎下去,又在不远处浮起来,始终不能沉入江底。戴季陶干脆开始拼命地往肚子里灌水,直灌到肚子鼓胀一口水都喝不下去,但他仍没有沉下去。于是,戴季陶只能听天由命,呈二三十度地倾斜着“站”在水中。

不知过了多久,戴季陶于枝城南岸搁浅,被江水拍打到岸边。戴季陶起身走了一会,谁知当时气温极低,浑身湿透了的戴季陶并没有走多远,便冻倒在地上不断打摆子。恰巧有个六十几岁的老渔夫途经此处,将戴季陶背回了家里,在他的身下铺上稻草,身上盖住棉絮,并喂戴季陶喝酒取暖。


到了第二天,戴季陶被渔夫送到枝江县的亲戚杨开锃家,好心的杨开锃给戴季陶买了张船票。在离开之前,戴季陶分别救起他的渔夫齐顺发与好心人杨开锃每人二十银元,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戴季陶去乘船时,发现自己的副官和随从正在码头等候。原来,天亮时戴季陶的秘书发现戴季陶失踪了,认定他一定掉进了水里。

于是,大家立即在宜昌靠岸,沿着江水向上游寻找戴季陶的踪迹。大家为了给戴季陶压惊,准备了一桌压惊席。在酒桌上,戴季陶说起了自己落水的原因:

“军阀割据各自为战,国家陷入连年的内乱中,百姓民不聊生。海外列强觊觎中国领土,对中国虎视眈眈。国家已经落入这种境地,我们即将成为亡国的俘虏。想到此处,我夜不能寐,心急如焚,一个人在船头散步。凭栏左望,涕泪两行,救国已无望。见江水如镜,顿时觉得生命太过渺小,想到这一生风尘仆仆,徒劳无功,一时间有了轻生的念头,这才跳进江水里。”

后来戴季陶在撰写《八觉》时,再次提到了投江的原因:

“这时我的心里,二十四分的痛苦,而更有一件逼迫我很深刻的,是五六年来一直很错误的恋爱,这种魔障缠绕,自己偏偏以假作真,再也不能明心见性,一刀两断。再加上看见四川的战祸逼在目前,一些昏天黑地的军官、政客,都聚在堂子里的鸦片灯旁边,筹划杀人放火的事业,什么政治、实业、教育这些问题,决不能引起他们半点注意,公私交迫,我觉得公私的前途,都无半点光明,于是死神就伸出他的魔手,拼命来招我了。”

显然,这一说法与他在压惊席上的说辞有了出入。

“公”的部分说得非常明白,戴季陶忧国忧民,因此有了轻生之念。据其本人所言,“私”是一段错误的恋爱,那这段恋爱的对象是谁?戴季陶并未指明。我们知道,戴季陶已有妻子,难道是因为他对婚后生活不满意吗?他何苦要为一段失败的婚姻轻生呢?


最终,这个谜团被戴季陶的秘书,也就是他的外甥赵文田揭开了。

在《戴季陶自杀真相》这篇文章中,赵文田称,戴季陶的妻子留守在家中,经营家中的田产,料理家务培养孩子戴安国,无法陪丈夫奔走在革命的前线。考虑到戴季陶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需要细心照料,戴季陶的妻子安排外甥女,也就是赵文田的亲姐姐赵文淑前往上海,照顾戴季陶的饮食起居。

然而,戴季陶见赵文淑姿色动人,竟将其占有了。在前往上海之前,赵文淑已与人定下婚约,已成为别人的未婚妻。戴季陶对此心知肚明,在即将回到四川之际,戴季陶担心此行会暴露自己乱伦的丑闻,让自己抬不起头,这才想不开投江自杀。由此可见,戴季陶自杀的原因绝非其本人表述的那般大公无私。

仔细推敲,这种说法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与外甥女的不伦之恋的确是一段“错误的恋爱”,如果这段恋情被公诸于众,戴季陶的颜面将荡然无存,他在家乡乃至国民党内的影响力将不复存在。戴季陶想到自己身败名裂的下场,苦无良策的他只能通过自杀来掩盖真相。

到了后来,戴季陶靠着手中的权力,强行解除了赵文淑的婚约。

1926年,赵文淑为戴季陶生下一女。

1942年,戴季陶的原配夫人去世后,戴季陶与赵文淑正式结婚,结为夫妇,不过这是后话了。

自杀未遂的戴季陶返回成都老家,见到了许久未谋面的母亲和家人。一家人十八年未团聚,如今得见自是悲喜交加。由于当事人赵文淑并未声张戴季陶的丑行,所以在未来的日子里时人皆不知戴季陶奸污外甥女一事,直至其秘书将一切公诸于众。


四川素有“天府之国”之称,资源丰富且易守难攻,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由此,二十世纪中叶的四川战乱频发,给老百姓带来惨痛的灾难。戴季陶明知孙中山先生的伟大目标很难实现,但还是奔走于各大军阀之间,宣传孙中山的政治主张,让各军阀了解到孙中山的建国纲要,可惜的是并未取得太大成效。1922年,戴季陶被四川省议会公选为省宪起草员,受到各界的拥戴。戴季陶历时半年制定了一套草案。

戴季陶的母亲黄夫人是一名佛教徒,戴季陶年幼时曾跟母亲一同礼佛。不过,当时的戴季陶只是个懵懂少年,对佛教的理解非常浅薄。这次自尽获救后,戴季陶认为命运是一种非常玄妙的东西,觉得自己之所以逃过一劫,是因为佛祖的庇护。此后,戴季陶开始笃信佛教,每天与妻子一同礼佛。

后来,戴季陶在被任命为考试院院长时,还经常研读佛学经典。戴季陶在南京的住宅中,修有一座佛堂,佛堂中摆放着佛祖、观世音的造像,佛堂的墙壁上挂着戴季陶亲笔写的金刚经。返川归来后的戴季陶,经常佩戴佛珠等物,并经常与人谈起佛经。1948年,参加副总统竞选的李宗仁为了获取戴季陶的选票,还花了一大笔钱送给戴季陶一尊纯金佛像。

在四川工作期间,戴季陶建立了国民党四川支部。不过,由于四川的形势瞬息万变,戴季陶的许多工作无从开展,许多党务工作进展极其缓慢,又赶上国民党内部即将改组,孙中山叮嘱戴季陶返回上海。至此,戴季陶的返川之行结束。


1930年,戴季陶仍不忘齐、杨两人的救命之恩,差人向二人送去了一千银元,并亲手写下一封感谢信及两块匾额。为表诚意,赠送给二人的匾额各有不同,送给齐顺发的匾额上写着“佛心侠骨,古道照人”,送给杨开锃的匾额则写着“十室之邑,必有忠信”。

次年春季,齐、杨两家人受到邀请,前往南京做客。为了感谢二人的救命之恩,戴季陶特地在信中嘱咐要让齐、杨两家十几口人一同来戴家。戴季陶生平从未将官职送人,但面对救命恩人,他却破了先例。

戴季陶表示,要给齐顺发、杨开锃两位救命恩人安排官职,让他们步入仕途。不过,齐顺发、杨开锃二人非常有自知之明,他们知道自己只是普通老百姓,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无法胜任官职。于是,二人谢绝了戴季陶的美意。

虽说戴季陶未能如愿,但他还是将齐、杨两家人留在南京数日,让副官带着恩人全家将南京逛了个遍,在送两家人离开时还各家送了一匹名贵的绸缎,以示谢意。从这以后的数年中,戴季陶每年都会为两家人邮钱,一直持续到抗战爆发。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戴季陶报答恩人的做法有情有义。

猜你喜欢

精选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