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鲁智深武松斩杀李逵王英,宋江有三种处理方式,吴用会劝他用哪种?

战争风云  时间: 2021-10-16 22:03:14  作者: 匿名 

 

梁山一百单八将,真正曾经行侠仗义惩奸除恶的,也就是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九纹龙史进三人而已,美髯公朱仝看似道貌岸然,但他帮助的托塔天王晁盖、及时雨宋江、插翅虎雷横,都不是无辜之人,他上下花银子疏通,替宋江减轻罪责,放在任何朝代都令人难以接受。

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武松斗杀飞天蜈蚣,史进行刺华州贺太守,都是为素不相识的人打抱不平。

鲁智深和史进的事迹读者诸君都耳熟能详,这里咱们要说的,是武松斗杀飞天蜈蚣王道人也是行侠仗义:“一个先生搂着一个妇人,在那窗前看月戏笑。武行者见了,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便想道:‘这是山间林下出家人,却做这等勾当!’”


武松是个老江湖,自然能看出那女子的惊惶与无奈,而后来那女子的自述,也证明武松杀对了:“那厮一日见了奴家,便不肯去了。住了三两个月,把奴家爹娘哥嫂都害了性命,却把奴家强骗在此坟庵里住。”

所谓“坟庵”,就是建于宗族墓地的庙庵,也就是大户人家用来祭祖和祈福的私人专用庙宇,道士在别人的家庙里搂着妇人调笑,即使那妇人不是抢来的,也有可杀之罪。

武松除掉飞天蜈蚣王道人之后,还把收缴的一二百两金银都送给了落难女子,说明即使是在血溅鸳鸯楼之后,飘零江湖的武松依然不改侠骨柔肠。


受水浒头等好人宋太公的影响,史进的脾气比较温和,而鲁智深和武松则是一对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暴脾气,所以如果宋江一直没有接受招安,那么这二位大侠就会将恶性不改的黑旋风李逵和矮脚虎王英毙于禅杖戒刀之下——在程善之先生所著《残水浒》中,就有小霸王周通和恶少毛头星孔明独火星孔亮再次强抢民女、武松拔刀相向的描述:“武松跳起来把桌一拍,崩地一声,桌上杯盏跳得比人高,骂道:‘万恶狗强盗,你道逢场作戏,人家的名节,是给你逢场作戏的吗?’周通们待要争持,见武松满面杀气,威风凛凛地站在旁边,都不敢动。”

即使是在水浒原著中,李逵和王英欺男霸女的事情也没少干,而且做得比蒋门神、镇关西都过分,跟西门庆也是不相上下:李逵惯于欺凌弱小,歌女、老翁、老妪、孩童,都曾被李逵或打或杀;王英在清风山上没少强抢民女,连及时雨宋江和锦毛虎燕顺也说他“只是这些毛病,不是好汉的勾当。”


李逵和王英积习难改,宋江也不是什么好鸟,所以对李王二人的恶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鲁智深和武松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真好汉,如果他们遇到李逵戳晕歌女斧劈孩童、王英抢来民女霸王上弓,肯定是轻则饱以老拳,重则刀杖齐下,取了那厮每的性命。

李逵有几个马仔,王英也有几个帮凶,这些人能否打过鲁智深武松暂且不提,咱们先来看看如果鲁智深武松真的杀了李逵和王英,宋江会有哪三种处理方式,智多星吴用又会劝他采用何种方式,才能不闹得梁山鸡飞狗跳甚至房倒屋塌。

首先大家都能想到的,可能就是宋江闻听李逵王英死于鲁智深武松刀杖之下,马上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哭唧尿嚎地要把鲁智深武松“军法从事”——毕竟李逵是他最忠心的走狗,而王英还是他的“干妹夫”,打狗还得看主人,鲁智深武松杀李逵王英,等于在扇宋江的黑脸,如果不处罚鲁武二人,没准过几天就有人敢砍翻梁山头把交椅了。


智多星吴用肯定不会让宋江如此行事——鲁智深和武松可不是好惹的,这二位联手,就是玉麒麟卢俊义也要避其锋芒,就是宋江敢喝令将他们“斩迄报来”,又有哪个喽啰敢上前动手?如果鲁智深武松一不做二不休,要把首恶宋江一并干掉,恐怕帮忙的比劝阻的还多。

第一种方式是绝不可取的,吴用狡猾,宋江也不傻,他们才不会把鲁智深和武松的怒火引到自己头上,于是他们还有第二种方式可以选择:历数李逵王英罪行,当众宣布这两人死有余辜,鲁智深武松将他们斩杀,是替梁山清理门户,不但无过而且有功。

这种处理方式,看似光明正大,但是吴用转念一想,就会发现这一招也不灵:鲁智深和武松是满意了,被迫投降的朝廷军官也不会表示反对,但是这会让揭阳镇三霸和其他山贼水匪怎么想?


虽然梁山恶人以宋江李逵王英等人最为凶残,但穆家兄弟、孔家兄弟也都并非善类,抢男霸女的事情,桃花山盗魁也做过,李逵王英该死,他们岂不是也不该活?

赞扬鲁智深武松痛斥李逵王英,肯定会让很多坏人心惊胆战,宋江也未必心安理得——按照这个标准,他杀阎婆惜,似乎也应该偿还半条命。

于是想来想去,第二种方式也不可取,那么就只有古往今来官场上惯用的方式和伎俩——和稀泥了。

和稀泥的方式有很多,如果李逵王英是在山下作恶时被鲁智深武松当场斩杀,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可以公开宣称李王二人遭遇官差围捕,鲁武二人救援不及,而当时在场的小喽啰也无一人生还。


宋江吴用假模假式焚香祭拜,挤出几滴“伤心之泪”,众好汉“感动”之余,也不会去刨根问底,鲁智深武松也不会当众拆穿——宋江已经给了咱们面子,这事儿就一风吹过去吧。

宋江吴用公然作假,那是官场和江湖常态:绝大多数时候,真相都并不重要,即使有小喽啰传扬开去,宋江吴用佯作不知就行了——即使是千年以后,以假作真、掩耳盗铃仍然是官场不二法门。

即使是鲁智深武松当着宋江吴用的面,在忠义堂上宰了李逵和王英,以宋江吴用的脸厚腹黑,也可以指鹿为马,说这是“切磋时失手误伤”,既然是公平比试,那就只能生死各有天命了。


为宋江吴用想出的这三种处理方式,只是笔者以今度古想当然耳,如果真发生了鲁智深武松击杀李逵王英这样的快人快事,读者诸君在浮一大白之后,也可以结合所见所闻所感讨论一番: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真相都并不重要。在上位者眼中,只有利益而没有义气,只有权谋而没有规则。

不管是鲁智深武松杀了李逵王英,还是李逵王英暗算了鲁智深武松,宋江和吴用首先考虑的,都不会是追查真相和“主持公道”,而是怎么处理才能确保梁山不散、他们的交椅不倒——发生这样的事情,您会感到很奇怪吗?在您看来,前面咱们所列的三种处理方式,宋江和吴用会采用哪种?这三种处理方式,会分别带来怎样的后果?

猜你喜欢

精选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