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珍妃之死,起源于光绪皇帝大婚之夜,隆裕皇后凌晨在喜帐里的那一声失望叹息

战争风云  时间: 2021-10-15 21:24:05  作者: 匿名 

关于珍妃的事迹,读者诸君熟悉的是《宫女谈往录》和《瀛台泣血记》,至于遗老遗少们编纂的《清史稿》,那是当不得真的,这一点我们从珍妃之死的记载中,就能看出他们是刻意避讳一些东西:“以忤太后,谕责其习尚奢华,屡有乞请,降贵人。逾年,仍封珍妃。二十六年,太后出巡,沉于井。”

《清史稿》的编修者故意在珍妃沉井之事上语焉不详,也不知道是在替谁遮掩。咱们今天的话题,就是通过一位翰林院编修和一个小太监的视角,来看一看喜欢穿男装的珍妃,为什么会被褫衣廷杖,又为什么会被推入井中,以及这一切是否跟光绪大婚之夜,皇后那声失望的叹息有关。


咱们今天说的这位翰林院编修,就是溥仪被特赦后第一个探访的人——清末翰林院编修、侍讲兼京师大学堂预科监督商衍瀛。

在1983年10月出版的《文史资料选辑》第九十二辑上,刊登了商衍瀛的回忆文章《珍妃其人》:“珍妃一案,传闻异词。我将合于事实而有根据地择要参采,并参考当时史实与我从前所得的见闻……与普通传闻珍妃的事迹迥异。(下文黑体字均为商衍瀛回忆原文)

商衍瀛从老太监信修明(很有文化,也曾十年苦读,可惜没有考取功名,就冒名顶替张宪路进了宫)那里得知,光绪皇帝是有一些不可言说的疾病的。

光绪皇帝载湉与皇后叶赫那拉·静芬(即后来的隆裕太后)大婚之夜,慈禧太后派了四位年长而尊的王妃、命妇(即有诰命封号的官太太)在坤宁宫喜帐后边“听房”。


这四位王妃、命妇听了大半夜,结果是啥也没听到,天快亮了,才听到皇后静芬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你们家的德行啊!”

其实当年二十一岁(生于1868年,于1888年大婚)的皇后敬芬跟光绪皇帝载湉也算一家人:“德宗(载湉庙号德宗,谥号景皇帝)孝定景皇后,叶赫那拉氏,都统桂祥女,孝钦显皇后(慈禧)侄女也。”

静芬不但是慈禧的亲侄女,也是载湉的亲表姐:载湉的生母,是和硕醇亲王奕譞的嫡福晋叶赫那拉·婉贞,婉贞是慈禧的亲妹妹,所以慈禧既是光绪的“母后”“亲爸爸”,也是光绪的亲大姨。


简单点说吧,静芬皇后的爷爷和载湉皇帝的外公,都是叶赫那拉·惠征。这样一说,这对夫妻的关系就一目了然了。

清朝这种“亲上加亲”,并不是从慈禧刘安点鸳鸯谱开始的,光绪皇帝生不出孩子,原因可能也不止一个,但是大婚之夜皇后静芬很失望,这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正因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原因,珍妃才有了专宠后宫的机会:“从此皇后与光绪失欢,瑾妃(他他拉氏,珍妃的亲姐姐,入宫时十五岁,懂事了)性情忠厚,不会巴结人,与皇后同病相怜,同光绪漠漠相处,亦不甚投机。唯珍妃年最幼,入宫时仅十三岁,天真活泼,聪明伶俐,关于男女一层毫不置意,是以博得光绪帝的专宠。


虽然没有实权,但是光绪还得按照规矩每天寅时上朝、午时退朝,下午无事可做(批阅奏折,那不是他的工作),就是跟珍妃一起闲逛。

当时的珍妃除了到太后和皇后那里请安的时候穿旗袍和花盆底之外,就是男装打扮,梳着乌黑的大辫子,身穿补服脚蹬朝靴,带着一品红宝石顶戴和三眼花翎。

光绪皇帝只有跟珍妃在一起的时候才没有心理负担(读者诸君都懂得,毋庸笔者赘言),但是这对玩伴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都没有多少钱——载湉虽然名为皇帝,但是吃穿用度,都远不如大太监李莲英,而皇后和妃嫔的每月工资都是内务府发放:到了光绪年间,除了慈禧花钱不限量之外,其余人都是死工资,皇后每年一千两,妃每年三百两,嫔每年二百两。


珍妃活着的时候最高工资,每年是三百两,一天还不到一两银子,这一两银子,在宫里连一颗鸡蛋都买不到,就更别提打赏给太监和宫女了。

珍妃入宫那年十三岁,光绪皇帝载湉也不大,是十七岁,这两个半大孩子没钱花,自然就要想其他办法:“珍妃用度不足,而又不能节省,亏空日多,遂不能不想生财的门路,以应付常年的不足,所以有联合太监,向外卖官的举动,有事实为证。”

据商衍瀛回忆,珍妃卖官,其胞兄志錡是主谋,传统奏事处的太监合伙经营,在月华门南的奏事处“摆摊设点”,参与人员还有绰号郭小车子(此人常说“小车不倒只管推”,做事十分胆大)的太监以及奏事太监文澜亭、慈禧掌案太监王俊如(很奇怪清末的太监名字都很有文艺范),他们出售的最大的官帽,是上海道台鲁伯阳、四川盐法道玉铭。


卖官鬻爵东窗事发,也是坏在玉铭身上:“于召见奏对时,光绪问以在哪衙门当差,对以木厂;光绪骇然,命将履历写出,久久不能成字。”

这下连光绪也保不住珍妃了,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是瑾妃珍妃姐俩都降格为贵人,珍妃交皇后严加管束,幽禁于宫内西二长街百子门内牢院——名为幽禁,光绪皇帝还是不见皇后只见珍妃,这就为珍妃后来被推落井中埋下了伏笔。

太监王祥还清楚地记得庚子年七月二十日发生的那一幕:“从门缝里只看到珍妃跪在西太后面前,口里不断呼叫‘皇爸爸、皇爸爸,饶恕奴才吧,以后不再做错事了……’西太后气狠狠地呼喝‘你死去吧!’”


光绪和瑾妃眼含热泪不敢出声,皇后静芬冷眼旁观,对亲姑姑的做法,无疑是打心眼里支持的,于是崔玉贵走上前去,连拉带扯地把她丢进了井里:“珍妃临危前,王祥还听到她呼唤‘李安达’——安达是对太监的尊称,这是珍妃呼唤李莲英,求他救她。”

珍妃就这样香消玉殒了,据商衍瀛回忆,据其他太监回忆,当初慈禧西逃,带上一个年轻的珍妃并不算累赘,她之所以要把珍妃投入井中,还是为了自己的侄女静芬皇后着想:光绪皇帝在某些方面本来就力不从心,如果珍妃一直守在身边,静芬那里别说雨露均沾,就是毛毛雨也不会有,于是慈禧痛下杀手,为侄女除去了心腹大患。

这场悲剧的诱因,那四位听房的王妃和命妇是心知肚明的:卖官鬻爵是清廷常态,慈禧西逃也不在乎多带一个人,归根结底还是静芬皇后失望中说出的那句话,而那句话的意思,好像应该是这样理解的:你们家这两三代,都是这没用的德行……

猜你喜欢

精选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