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大唐名相:秋风入前林,萧瑟鸣高枝

历史百科  时间: 2021-10-13 11:11:21  作者: 匿名 

大唐名相:秋风入前林,萧瑟鸣高枝


张九龄,字子寿,一名博物,韶州曲江(今广东韶关)人。唐高宗咸亨四年(公元673年),于世代仕宦家庭出生。曾祖父张君政,曾任韶州别驾;祖父张子虔,出任过窦州(治所在今广东信宜县)录事参军;父亲张弘愈,曾为新州索卢县(今广东新兴县南部)丞。

张九龄幼时聪明敏捷,擅长写文章。九岁知属文,十三岁能写出好文章,斯时,能用书信求于广州刺史王方庆,王方庆非常赞赏他,说: “这个人一定能有所作为。”王方庆的赞叹,对鼓励他立下远大志向有积极推动作用。

青年时期,张九龄才智过人,勤奋好学,能诗善文。武则天长安二年(公元702年),进士登第。长安三年(公元703年),宰相张说因直言得罪了武则天的宠臣张昌宗,被流放到岭南,过韶州时,得阅张九龄文章,夸奖他的文章“有如轻缣素练”,能“济时适用”,一见而厚遇之。张说博学多才,是当时文人的领袖,又是朝中多有建树的重臣,他的激励,对刚刚走上人生道路的张九龄是很大的鼓舞。

神龙三年(公元707年),张九龄赴京应吏部试,才堪经邦科登第,授秘书省校书郎。神龙四年(公元708年)夏,奉旨出使岭南,就便省亲。他当了几年秘书郎,得不到调迁,萌生归乡之念。恰好太子李隆基有所作为,举天下文藻之士,亲自策问,张九龄应试道侔伊吕科,对策优等,升为右拾遗。李隆基即位,为唐玄宗。张九龄改任左拾遗。但是,张九龄与宰相姚崇的矛盾却越来越大。姚崇是唐玄宗所器重的大臣,执掌军国大权。张九龄在唐玄宗上台的第二年,就上书姚崇,提醒他“远谄躁,进纯厚”。姚崇复书,嘉纳其言,在选官用人中,消除过去缘亲是举的流弊,坚持以才取人,整顿吏治。

先天元年(公元712年)十二月,张九龄曾上书唐玄宗李隆基,主张重视地方官人选,纠正重内轻外风气;选官应重贤能,不循资历。然而,意见并不总是一致,过了三年,开元四年(公元716年)秋,张九龄又以“封章直言,不协时宰”,招致了姚崇不满。这年秋天,张九龄以秩满为辞,去官归养,回到岭南,住了一年多时间。他并不闲居,而是想为家乡办点实事。甫到家中,便向朝廷上书请开大庾岭路。张九龄出入岭南,走过这条必经之路,对大庾岭梅关“人苦峻极”的险阻深有感受。开元年间的唐王朝,经贞观以来近百年的励精图治,社会繁荣。岭南处沿海之利,海外贸易交通有了很大发展,广州已成为中外海上交通门户的大商港。在这种情况下,开凿梅关古道,改善南北交通,显得非常迫切。张九龄的建议得到朝廷批准,于是,他自任开路主管,趁着农闲,征集民夫,开始开凿工程。张九龄亲自到现场踏勘,缘磴道,披灌丛,不辞劳苦,指挥施工。古道修通后,全长十几公里,路宽近17米,路两旁遍植松树。路修成之后,张九龄撰写了《开凿大庾岭路序》,记述大庾岭开凿后,公私贩运“转输不以告劳,高深为之失险。于是乎鐻耳贯胸之类,珠琛绝赆之人,有宿有息,如京如坻”。由于梅岭古道的修通,南北交通大为改观。梅岭古道成了连接南北交通的主要孔道,后人誉之为“古代的京广线”,不仅为唐代南北交通作出巨大贡献,而且造福子孙后代。宋代大量移民南下,大庾岭路对他们来说是最快捷便当的通衢大道。张九龄居家时间,与曲江县尉王履震、韶州王司马来往密切,诗酒唱酬,结成知己。开元五年(公元717年)夏秋之间,他与王履震联袂来到广州,写下《与王六履震广州津亭晓望》诗。

开元六年(公元718年)春,张九龄被召入京,返京时,王司马一直送到大庾岭上。到京后,因修大庚岭路有功,拜左补阙,主持吏部选拔人才。张九龄的才学与能干渐为大家所认识。吏部考试选拔人才,他与右拾遗赵冬曦四次奉命参与评定等第,都能公允服人。开元七年(公元719年),改任礼部员外郎,开元八年(公元720年),又升迁司勋员外郎。

开元九年(公元721年),张说入拜宰相。张说对张九龄早寄以厚望,见他果然文才出众,又和自己同姓,便与他论谱叙辈,夸奖张九龄“后出词人之冠也”。靠张说的赏识和提拔,张九龄提升为中书舍人内供奉。张九龄并不因为和张说关系密切而随声附和,他对张说的断然行事多有劝说,体现出办事公允和卓有预见。

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张九龄被任为中书舍人。

开元十三年(公元725年),皇帝东巡,举行祭祀天地的大典。张说亲自决定侍从皇帝登山的官员,他多推荐两省录事、主书和自己亲近的官员代理官职登山,于是对他们特别加以晋级,破格授予他们五品官职。当初,张说命令张九龄草拟诏书时,张九龄对张说说:“官爵是天下公器,应该把道德名望高的人排在前面,有功劳的旧臣排在后面。如果颠倒了顺序,指责和批评就会产生。现在登山封禅,广施恩泽,这是千年—遇的大事。有名望和品德高尚的人,不能蒙受恩泽,官府中办理文书的小吏末流却先被加官晋爵,我只是担心制度出台之后,天下各地的人会感到失望。现在制订草表的时候,事情还可以更改,只是希望您仔细研究谋划这件事,不要留下悔恨。”张说说: “事情已经定下来, 荒唐无据的议论,哪里值得担心呢?”张说最终没有听从张九龄的劝说。等到制度出台后,朝廷内外的人对张说有很多指责。当时,御史中丞宇文融刚掌管田户租税的事情,每次向皇帝陈奏,张说多建议皇帝不要听从他的上奏,宇文融也因此对张说不满,张九龄劝张说,对宇文融要有所防备,张说又不听从他的话。

开元十四年(公元726年)四月,宇文融和李林甫等人弹劾张说,张说被罢相,张九龄也受牵连,改任太常少卿。六月,奉命祭南岳及南海,就便归省。是年秋,张九龄回京,仍被指为亲附张说,调任外官,出为冀州刺史。张九龄以老母不欲从之任所为由,表请罢官。翌年三月,改任洪州(今江西南昌)都督。在洪州任上,写了《在郡怀秋》诗二首,表达了时不能用,忧郁思归的心情,其一为:秋风入前林,萧瑟鸣高枝。寂寞游子思,寤叹何人知。臣成名不立,志存岁已驰。五十而无闻,古人深所疵。平生去外饰,直道如不羁。未得操割效,忽复寒暑移。物情自古然,身退毁亦随。悠悠沧江渚,望望白云涯。路下霜且降,泽中草离披。兰艾若不分,安用馨香为。

开元十七年(公元729年),张说又被唐玄宗拜任尚书左丞相、集贤院学士。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张说一病不起,终于病逝。他多次推荐张九龄做集贤院学士。

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张九龄转任桂州(今广西桂林)刺史、岭南道按察使、御史中丞。便道归省,与家人欢聚。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春,他从桂林乘船,顺流巡行按察来到广州。

开元十九年(731年)三月,张九龄被召入京,擢秘书少监,兼集贤院学士副知院事。他奉旨代撰敕文,对御而作,不须草稿,援笔立成,深为玄宗倚重。在他的文集中,代皇帝起草的敕文多达一百一十四篇。两次升任他为中书侍郎。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二月,转为工部侍郎,兼集贤院学士。八月,兼知制诰。斯时,张九龄已五十五岁,屡乞归养。玄宗对他加以重用,并不批准,只是把他弟弟张九皋、张九章就近家乡封官,以便照顾老母。张九皋后官至广州都督兼五府节度经略使,张九章后官至岭南节度使、广州都督,都是统治岭南的封疆大吏。

开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五月,张九龄升任检校中书侍郎,十二月,授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兼修国史。主理朝政。他建议于河南屯田,引水种稻,遂兼河南稻田使。

张九龄为中书令时,天长节百僚上寿,多献珍异,唯九龄进《金镜录》五卷,言前古兴废之道,上赏异之。又与中书侍郎严挺之、尚书左丞袁仁敬、右庶子梁升卿、御史中丞卢怡结交友善。严挺之等有才干,而交道终始不渝,甚为当时之所称。

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4年)五月,张九龄迁升中书令集贤院学士知院事修国史。

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张九龄加封为金紫光禄大夫,累官封他为始兴县伯(食邑四百户)。李林甫自己不学无术,因为张九龄的品行被皇帝赏识,心理非常妒忌他。于是推荐牛仙客担任知政事,张九龄多次说不行,皇上不高兴。玄宗被李林甫的谗言所惑,遂于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迁张九龄为尚书右丞相,免去了知政事。后来,宰相每次推荐公卿时,皇上一定会问: “节操、品质、度量能够像张九龄吗?”旧例,士大夫要把笏板插在腰带上,然后乘马,张九龄体弱,常派人拿着笏板,朝廷于是设立了笏囊。笏囊的设立,从张九龄开始。

其时,唐朝处在全盛时期 ,但却又隐伏着种种社会危机。张九龄针对社会弊端,提出以“王道”替代“霸道”的从政之道,强调保民育人,反对穷兵黩武;主张省刑罚,薄征徭,扶持农桑;坚持革新吏治,选贤择能,以德才兼备之士任为地方官吏。他的施政方针,缓解了社会矛盾,对巩固中央集权,维护“开元盛世”起了重要的作用,因而被后世誉为“开元之世清贞任宰相”的三杰之一。

张九龄在主理朝政时,敢于直言向皇帝进谏,多次规劝玄宗居安思危,整顿朝纲。玄宗的宠妃武惠妃,欲谋废太子李瑛而立己子时,命宫中官奴游说张九龄,张九龄叱退使者,及时据理力争,从而平息了宫廷内乱稳定了政局。而对安禄山、李林甫等奸佞所为,张九龄更痛斥其非,并竭力挫败其阴谋。

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安禄山任平卢将军,在讨伐契丹时失利,张守珪奏请朝廷斩首。之前,安禄山曾入京朝见,拜见过时任宰相的张九龄。张九龄颇有识人之道,明察秋毫,看出安禄山是奸诈之徒,断定日后此人必会作乱。宰相张九龄对侍中裴光庭说:“乱幽州者,必此胡也。”此次,适逢安禄山干犯军法,被押送京城,奏请朝廷判决。张九龄毫不犹豫在奏文上批示,为严肃军纪,将安禄山斩首,奏文说:“穰苴出军,必斩庄贾;孙武行令,亦斩宫嫔。守珪军令若行,禄山不宜免死。”唐玄宗不明华夷之辨,看了批文后说:“卿岂以王夷甫识石勒,便臆断禄山难制耶?”唐玄宗没有最终批准,却为示皇恩,将安禄山释放。最终安禄山反叛,重演了西晋末年,羯族石勒反晋乱华的一幕。

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八月五日千秋节(玄宗生日),张九龄送《千秋金鉴录》作贺仪,劝皇帝励精图治。

当初,张九龄担任宰相,举荐长安尉周子谅担任监察御史。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周子谅因为胡乱讲吉凶,皇上亲自加以质问,命令在朝堂上判决杀掉他。张九龄因犯了举荐不称职的罪,降职担任荆州大都督府长史。

开元二十七年(公元739年),张九龄被封为始兴开国伯,食邑五百户。

开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春,张九龄请求回乡拜扫先人之墓,当年农历二月(另说五月)因病去世,终年六十八岁(另说六十三岁),皇上赠封他为荆州大都督,谥号叫文献。在他死后不久,曾被其断言“必反”的安禄山,果然掀起了“安史之乱”,从而导致唐朝迅速从“全盛”走向没落。唐玄宗奔蜀,因追思张九龄的卓见,而痛悔不已,遣使至曲江祭张九龄,追赠其为司徒。

那首《望月怀远》:“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至今让人回味无穷,久久地难以释怀。

猜你喜欢

精选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