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曹家曾四次接驾康熙,为什么被雍正抄家了呢?

野史秘闻  时间: 2019-12-29 10:08:32  作者: 匿名 

Warning: mysql_fetch_array()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resource, boolean given in /www/wwwroot/mip.lishifengyun.cn/cx/inc/inc.php on line 25

跟着历史风云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曹雪芹。

缘起

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一回写了场大火,火起葫芦庙,烧了整条街,脂砚斋批注道:“写出南直招祸之实病。”这实病指的是一场严峻的政治局面,那就是雍正元年朝廷清查江南亏空。雍正这把火烧垮了江南许多大户,随着曹家最大靠山李煦倒台,曹家开始走向没落。

李煦因父李士桢而荣。李士桢原姓姜,明朝兵败被俘,押送辽东,后被清朝武英郡王阿济格手下李西泉收为养子,改姓成为满洲人。再后来李士桢与曹振彦(曹雪芹曾祖父)跟随多尔衮、阿济格征战四方立下战功成为满族人的包衣奴才。

康熙年间受康熙赏识,李、曹两家发展为豪门大户,并且两家还是联姻关系,曹雪芹的奶奶就是李喣的堂妹,嫁与曹寅做续室。

兴盛

康熙出天花,有两个女人无微不至的照顾才得以脱险,最终坐上了皇位。天花,当时是清朝入关后第一大敌,清朝很多皇子皇孙都死在这上面,当康熙出天花时,众多宫女畏之蛇蝎,认为康熙再无生望,这时两个女人站了出来。

一个是李喣的生母文氏,一个是曹寅的生母孙氏,两人都是康熙的保姆(乳娘),两人把康熙带到西华门外的一座宅邸进行避痘(福祐寺),隔离期间,如同亲子一样的照顾,最终避痘成功。《圣祖廷训格言》中记载了康熙晚年对这件事的回忆:“朕幼年时未经出痘,令保姆护视于紫禁城外,父母膝下未得一日承欢,此朕六十年来抱歉之处。”

康熙逃过死劫,对两个保姆非常感恩和敬重,因此在坐上皇位后,封其子为皇帝侍卫,并安排了织造和盐务的肥差。康熙六次南巡,其中四次住在两家,借南巡之际拜见有救命之恩的乳母。尽管康熙是一片孝意,但接待花销也相当惊人,为此两家也留下了巨额亏空。

康熙知道亏空有自己的成分在内,因此对亏空采取了纵容、容忍的态度,这因此造成了亏空的恶循环。下面的官员贪腐成风,借国库银子来充实接待皇家的颜面,国库越空虚,官员越要借,不借还不行,谁都没法拿自家的财产来满足接待费用。

即使康熙作为明君,也无可奈何,因为自己才是这场亏空的源头。这场亏空,无异于悬在头顶的利剑,是朝廷巨大的隐患,康熙决然扶持了雍正这个“孤臣”起来。说穿了,康熙选择了雍正的目的就是要对付这场亏空,只有雍正的刻薄才能达成目的,也只有雍正的铁血才能最终扭转局面。

衰败

雍正整顿吏治,清查亏空,不需要任何理由,首先就是从肥差织造、盐务开刀,至于花在康熙身上的钱,雍正只当成臣子对主子的孝敬,要以康熙为护身符,谁都不行!可以给你时间去筹措银两,补不上亏空,那就抄家,这就是雍正打的算盘,也就是康熙的意图。

李煦首先遭殃,成为了第一个被抄家的人,起因是一个替王修德到关外挖掘人参的求情的奏折,这份奏折随着康熙驾崩落在了雍正的案头上,这正好触动了雍正的杀心。奏折中李煦自承自己在朝廷中还有很多亏空,却又跑去替王修德求情,这明显是想以“法不责众”的意图来对付清理亏空的实行,雍正干脆“枪打出头鸟”,拿下了李煦。

李煦这时其实是曹家的实际监护人。曹寅、曹颙去世后,康熙下令李煦从曹宣儿子中选择了曹頫过继给李夫人为子(曹寅之妻),成为曹家新的当家人。曹頫这时尚年幼,因此曹家的亏空是李煦经康熙同意用盐务银子填补起来的,可见李煦在曹家的作用。

李煦曾送过5个女孩子给老八允禩,这被雍正唤作“阿其那”的兄弟,在雍正继位后过的确实“猪狗不如”,李煦因此事受朝廷查办赫寿被牵连,虽被雍正赦免了杀头之罪,但发配打牲乌拉让李家彻底走向了没落,这时曹家最大的靠山倒了。

曹家同样因为在九子夺嫡中站错了队伍被雍正仇恨,曹家多次保过老八允禩,这在雍正胜出后自然处在了清洗的队列中。

曹家明面的罪只有三条。

1、曹家为迎接康熙所造成的居额亏空,后来这亏空越来越大,到曹頫之时根本没有能力将亏空补上。

2、曹頫进京押送龙衣时,勒索驿站罪成,被判赔偿。

3、在获得雍正同意三年内填补亏空之后,曹頫变卖财产,东拼西凑去弥补亏空的数目,却被人举报转移财产。

三罪并罚,雍正命令抄家。

这抄家最重之罪还是落在亏空上,而且曹家并无实力能够填补上这笔数目,因此勒索驿站、转移财产都不过是在为抄家造势而已,但要究其根底,最大的罪其实在九子夺嫡中站在了老八一边。

站队是场赌博,曹家最终成为了输家,失去了手上所有筹码,加上雍正本就是个重利轻情义的人,即使年羹尧这员大将也最终落了个鸟死弓藏的结局,曹家被抄家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到底,曹家的没落还是改朝换代的结果,曹家讨好了康熙,却不合雍正之意,成了统治的牺牲品,即使没有亏空,为了填满当时的国库,李、曹两家还是在劫难逃,如同乾隆时期的和珅,在嘉庆看来就是头养肥的猪,等到该吃肉的时候自然就宰了

猜你喜欢

精选专题